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管理层遭通报 GQY视讯闹剧频出
* 来源 :http://www.miramilishotel.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2 21:29

  【管理层遭通报 GQY视讯闹剧频出】上市公司披露业绩的随意性遭到了监管层的出手处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深交所已于“十一”长假前夕对GQY视讯(300076.SZ)及相关当事人做出了通报处分决定,被处罚人包括GQY视讯董事长郭启寅、财务总监周明达以及董事会秘书黄健。(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深交所已于“十·一”长假前夕对GQY视讯(300076.SZ)及相关当事人做出了通报处分决定,被处罚人包括GQY视讯董事长郭启寅、财务总监周明达以及董事会秘书黄健。

  此次处分决定的原因,系GQY视讯今年上半年披露2016年业绩预告及年报过程中存在较大差异和滞后性;即2016年公司亏损超过2000万元,而GQY视讯在1月份则预告公司2016年仍有1425 万元至 1575万元的盈利,而这一差异并未得到及时修正。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GQY视讯此前出现的风波并不止此,此前公司曾计划斥资数百万元购买公司董事、同时也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郭启寅的配偶袁向阳名下劳斯莱斯汽车,而该公司曾自2014年发起的智能机器人、代步车等转型,如今未能够实现业绩。

  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针对GQY视讯类似的信息披露问题做出处分乃至处罚,对于当前强化资本市场执法和投资者具有必要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决定书获悉,GQY视讯年初信披的违法行为是引来此次处分的原因。

  今年1月27日,GQY视讯披露2016年业绩预告,称公司净利润区间约为1425万元至1575万元。

  这一预告与实际损益情况有较大出入。然而直到一个月后的2月25日,公司才在业绩快报中称公司在2016年未盈反亏1522.22万元。

  4月22日披露的年报中,公司实际亏损扩大至2169.51万元,这意味着实际数额距最早的业绩预告相差利润最大达3744.51万元。

  这一差值对于GQY视讯的历年损益数据而言或已较为严重。历年年报披露,GQY视讯2012年至2015年四年的利润分别为3245.84万元、744.66万元、1956.46万元和-255.13万元,四年数据及绝对值均为超过这一差值。

  上述处分决定书认为,公司业绩预告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年度报告相比,存在重大差异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业绩快报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年度报告相比,也存在较大差异。同时,公司业绩快报修正严重滞后。

  “该类信披准确性不足和滞后性会对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带来,市场影响恶劣,对类似行为从严执法具有明显的必要性,”一位接近监管层公司监管人士指出,“根据不同情况下业绩预告差异幅度和修正的及时性,会根据公司方面的主观程度、影响程度、是否涉嫌市场行为等要素进行针对性的处理。”

  有接近GQY视讯人士指出,彼时GQY视讯业绩预告的前后差异主要发生在停牌阶段,对市场实际影响相对有限,因此其属于通报的“纪律处分”而非证监会的“处罚”,也可以理解。

  “出现最大的预告差值时,也就是1月底到2月底的这个时间段,公司停牌,所以并没有对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上述接近GQY视讯人士称,“这个信披违规并未上升到处罚层面,而只是纪律处分,但仍然不可否认是违法违规行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去年10月17日起,GQY视讯便因策划重大事项了长达91个交易日的停牌,而直到公司致歉业绩预告有误两个工作日后的3月1日,GQY才交易,不过由于先前策划的重组并购终止,复牌后接连走低,最低时跌至6.67元/股。

  此次处分的长期影响不容忽视,上述处分决定书指出,处分会将相关人员情况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2014年10月10日,GQY视讯公告曾拟以580万元购买公司董事、董事长兼总经理、实际控制人郭启寅的配偶袁向阳名下一台劳斯莱斯幻影SCAIS685车辆。

  彼时GQY视讯曾解释称,公司缺少接待贵宾的专用高级车辆,收购是为了提升公司形象,满足高端客户的接待需求。

  然而,彼时GQY视讯上一年(2013年)和当年净利润仅有744.66万元、1956.46万元,这意味着一旦购车完成,车辆购置花费将分别占2013年和2014年净利润的77.89%和29.65%。

  该提议公开后,受到诸多质疑,随后GQY视讯在压力下宣布取消购车计划,并由袁向阳将此车借予上市公司无偿使用五年。

  “在公司经营情况并不佳的情况下,用上市公司的钱,买关联人的二手车,这种关联行为带给投资者信心层面的负面影响会大于事件本身,”一家美股公司投资者关系负责人认为,“即便最后购车取消,车辆免费给公司使用,但最早起的念还是被市场知道了,相应所产生的负面情绪也不容易被平抑。”

  无独有偶,困扰GQY视讯的还有转型阻碍。2014年期间,公司曾向智能机器人领域发力转型,并设立上海新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负责车载自平衡救护平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根据先前计划,其未来五年内实现“车载自平衡救护平台”不低于5000台,年产值达10亿元。按照其测算,该公司2015年至2019年带给GQY视讯的利润将达数亿元,相比于GQY视讯千万级的净利润而言,这一计划看上去异常美好。

  然而截至去年底,上海新这家注册资本高达5000万元的机器人企业的净资产仅有887.26万元,当年亏损81.03万元。

  一家中型券商TMT研究员认为,“智能机器人应用场景尚未成熟,这种情况下大举投入难以看到效果并不出乎意料。”

  “重组没谈成,新领域的成绩也并不好看,加上被通报,”上述接近GQY人士坦言,“(公司)无疑是雪上加霜。”

上一篇:东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