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内地 >
国信房地产信息网
* 来源 :http://www.miramilishotel.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09 20:35

  9月30日下午,中国央行宣布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表示,根据国务院部署,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人民银行决定统一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

  凡前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5%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在人民银行公布的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前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雷称,定向降准效果有限,粗略估算本次定向降准效果低于1%的全面降准,流动性在7000至8000亿左右。

  中金固收则表示,预计本次定向降准正式实施时,2018年年初,或2000-4000亿的流动性;考虑到是对原有定向降准政策的替代而非新增降准,其流动性规模会低于一次全面降准50bp的6000-7000亿。不过仍是对流动性有较强正面作用,尤其有助于缓解春节流动性,缓解去年因抵押券不足投放TLF的尴尬。且由于明年才实施,银行年内以及往后的年份仍可以积极投放普惠金融贷款以达标第二档,因此流动性投放规模可能会更大一点。年内来看,在财政存款季节性投放的影响下,超储率有望回升,资金面也将逐步改善。

  从上市银行披露的半年报中,起码有13家以上银行小微贷款在总贷款的占比超过10%,意味着有一部分股份制银行、一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可以适用第二档降准条件(降准150bp)。如张家港银行、江苏、南京、银行这几家小微贷款在贷款总额的占比高达30%,而光大、交行、中行、中行、民生、杭州、农行也略超过10%。

  联讯证券表示,本次定向降准幅度大,大行全覆盖中小行在90%以上。降准的目的一是对冲环保与去产能对中小负面冲击;二是放长钱,OMO只能向一级交易商投放,缓解中小金融机构对同业负债依赖。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星石投资认为,此次定向降准一举两得,一方面降低了小微三农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缓解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压力。

  一方面,对于实体经济而言。5月份11部委联合印发《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此次定向降准可以看作该方案的延伸,是将普惠金融发展方案由大中型银行扩展到中小型银行。其主要目的在于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防止经济过分集中出现垄断局面,保持市场竞争活力,促进创新创业和经济新动能的成长。

  另一方面,对于金融体系而言。近一年央行主要通过OMO操作来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但OMO操作仅针对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这样数量众多的中小型银行在流动性困难时无法及时得到补充,便产生了加杠杆和发展同业的动力。同时这也是在拓宽中小银行资产运用渠道,防止资金在金融体系中空转。因此,此次定向降准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中小型银行的过度依赖同业业务获得流动性的困境,反而有助于金融的去杠杆。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仅是一个方案,具体的执行则取决于央行。从历史经验来看,国务院关于定向降准的表述有过2次,均发生在2014年。

  第一次是在2014年4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定向降准,对涉及“三农”的银行适当降低准备金率,随后4月22日,央行决定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第二次是在2014年5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随后6月9日,央行决定从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不含4月25日已下调过准备金率的机构)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按此经验,央行可能在国庆节后正式定向降准,当然也不排除在十九大之后的可能性。考虑到目前小微三农贷款的不良率偏高,银行扩大资产配置的动力不强,央行可能会出台进一步的鼓励措施。后续具体的幅度范围、实施细则和执行标准需重点关注。

  星石投资认为,此次定向降准更多地在于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缓解金融体系尤其是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困难,不宜被解读为政策全面转向宽松的信号。

  未来去杠杆和金融监管的进程还没有结束,市场流动性继续维持稳健中性。对市场的短期流动性影响有限,A股的流动性改善主要还是看投资的赚钱效应,今年以来A股通过不同板块之间的接力表现,凸显了明显的赚钱效应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机构资金和个人资金入市。但本次定向降准有望部分解决三农和小微企业投资乏力、融资不足等问题,提振中小企业的投资和经营动力,缓解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的下滑压力,维持实体经济的相对稳定,那么驱动A股向上的核心变量ROE仍具有持续回升的动力。

  央行此次针对普惠金融业务积极进行了定向降准,充分体现了当前金融政策的导向,即针对不同的产业采取了不同的金融政策。从政策上看,其对于小微企业贷、个体工商户、农户等领域采取了比较优惠的政策,即对相应服务此类领域的商业银行提供了降准的做法,这有助于增加相关商业银行可贷资金的规模。

  从房地产领域来看,其对于房地产业务没有直接的关联,但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政策对房地产业务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实际上也需要研究一些潜在的影响:第一、要此类贷款资金变相流入房地产领域,后续对于专款专用的政策思必须强化。第二、要防范各类工商个体户借经营性贷款来获取资金,进而流入到消费型的住房购房领域中。第三、要严肃以创业为目的的各类消费经营贷款,尤其是对各类贷款需要规范,比如说贷款后的资金流向和各类凭证需要审查。

  从此次降准政策来说,充分体现了当前金融政策一松一紧的政策导向。其中对于去产能较为严峻的行业以及部分带有灰犀牛式资产泡沫风险的领域,金融政策会有继续收紧的可能。所以后续此类领域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而对于一些关系经济结构调整的领域,比如说农业经济、个体经济、创新经济、制造业等都会有较好的金融支持。类似的金融差异也体现了当前金融制度中分类调控的做法。(出处:搜狐焦点网)